布蘭森爵士的可能任務

採訪者:Eliza Leung


「碳作戰室」(Carbon War Room) 創辦人兼維珍集團行政總裁與同事 Jose Figueras 和 Peter Boyd 一起談論工作、清潔技術與汗水。

  • 專訪

目前您正在亞洲推廣「碳作戰室」。 為何是現在?

布蘭森: 我們創辦「碳作戰室」的原因,是要團結世界各地的企業,找出富想像力的方法減少碳排放量,而不會破壞業務。 我們之所以成立這個非盈利組織分享最佳做法和想法,是因為地球一旦陷於高碳的困境,最終會被摧毀。

要處理碳問題有什麼困難? 我們的敵人在暗處。 對於電視節目來說,這並非有吸引力的廣播主題。 新聞記者想要寫一些他們實際上看到和感受到的有形事物。 要為碳取得話語權並不容易。 但我們會全力以赴。

Figueras: 布蘭森爵士所爭取的,就是可採用有利可圖的方式,將現在的碳排放量減半,而毋須進一步尋求國與國之間的政府協議或互動。 這就是「碳作戰室」運作的空間:透過減碳獲利,同時利用工作、機會、投資及新的商業模式創造經濟利益。 這對於需要一個不同觀點的世界來說,是一場真正的變革。

布蘭森: 我們已在美國及英國成立了「碳作戰室」。 而我們絕對樂於見到它在這裡成立,並且有盡可能多的亞洲公司參與。 我們要吸納這個地區的優秀人才,讓他們的企業和環境可以受惠。

就好像新加坡這個國家,當地環境部跟我們同樣對海平線上升感到憂慮。 我們要找出富想像力的方法,避免這種大災難發生。

 

各行業如何走向減碳之路?

布蘭森: 在酒店方面,我們竭盡所能做好本分。 舉例說,你不會在任何維珍酒店見到任何塑料瓶。 我們已經禁用了塑料瓶,只會採用玻璃瓶或可清洗的水瓶裝水。 這是取自我所居住的地方內克島 (Necker Island) 的有趣例子,一年省下了 25 萬美元。 重點:每個人都會從減用塑料受惠。

如果維珍想到一個節省金錢的方法,「碳作戰室」可以將它分享出去,並讓世界各地其他酒店知道這個方法。 濱海灣金沙及其環保措施,是創造環保雙贏局面的例子。 如果酒店可採用低碳混凝土建造就更好。 有許多方法可讓企業以永續方式節省大量金錢。 「碳作戰室」想要幫他們一把。

航空業在減少碳排放量及節省金錢方面,也花了許多工夫。 我們已派出一艘全碳纖製造的太空船進入軌道。 我們希望可藉此鼓勵航空業以類似方法建造飛機,大幅減少燃料的燃燒量。 亞洲航空剛加入了「碳作戰室」,尋求採用清潔燃料,我們現正盡力招攬其他每一家航空公司。

採用清潔燃料最終符合業界利益,因為政府沒有藉口徵稅,而且相比起採用污染燃料,企業會更具競爭力。 此舉可減低燃料成本及票價。 更多人可出外旅遊,而祖父母可多探望孫兒。 以富想像力的方法處理碳排放量問題,對於每個人都有好處。

 

你們有沒有建立起任何看似不大可能的行業合作夥伴關係?

布蘭森: 航運業。 我認為我們還有許多不曾接觸過的行業。 「碳作戰室」已儲備充足彈藥。 我們現正希望透過落地亞洲區,能夠引入更多行業經營者與我們合作。

Figueras: 沒錯。 馬士基 (Maersk) 及 Rightship 是我們的合作夥伴。 我們共同設立了一個名為 www.shippingefficiency.org 的網站,給予大約 60,000 艘在世界各大海洋航行的船隻 A 至 G 的效益評級,就好像顧客購買的電器一樣。 包租船隻運送貨物的公司,現在可先看船隻的能源效益,然後根據有關資料,決定向哪一家公司租船。 「碳作戰室」樂於、盼望並堅持與私人機構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一起減碳。

Boyd: 大數據。 電腦及機器技術及其產生的資訊量已達到爆炸程度。 現時有四億個互相連接的網站,這一數據並將會增長至十億個。 數據通過每個磁區,並且需要許多碳,才可提供電力,令資訊傳遍全球各地。

 

不如告訴我們到目前為止你們在亞洲的經歷吧。

布蘭森: 我從未試過在一個景觀比這裡漂亮和令人驚艷的地方舉行記者招待會。 我只是四周張望一下,已經令我神魂顛倒。 還有,我們在新加坡流下的汗水,肯定可讓我們每人回收一整瓶水。 沒錯。 這裡確實很熱。 我打算在雙腿下放兩個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