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之間的相遇 (ENCOUNTERING OTHERS)

新興科技正在改變我們與親朋好友、同事甚至寵物的相遇方式。我們在科技裝置上交流互動的人格,是真正的活人?還是人工智能?還是兩者的結合? 該展覽的第二部分探索科技進步,帶來社交關係性質的不斷改變。

包括:Louis-Philippe Demers、Addie Wagenknecht、Heidi Kumao、Yves Gellie、曹斐、S.W.A.M.P、Alexander Prokovich、南洋理工學院—互動與數碼媒體學院、To Be Another Lab 及 South East Asia Hackathon 的項目。 
 

Area V5,2009 年至 2010 年

Area V5,2009 年至 2010 年
Louis-Philippe Demers

新加坡藝術家 Louis-Philippe Demers 的
Area V5 是 佈滿無實體機械眼睛的牆壁,每當訪客路過,眼睛就會自動跟隨。社交機械人學與人工智能的最近發展均指出,眼睛動態在人類與機械發展基本非對話交流時,擔當很重要的角色。這個裝置讓訪客體驗無實體機械眼睛的神秘凝視。 作品 以恐怖谷理論為靈感,那是一種 偽科學 假設,旨在解釋人類開始對機械人感到不自在的原因。 作品名稱來自大腦皮層有關視覺的部份——V5,而這部份被認為在動感認知方面擔當著重要角色。
《Optimization of Parenting》

《Optimization of Parenting, Part 2,》 2012 年
Addie Wagenknecht


《Optimization of Parenting, Part 2》是當搖籃中的嬰兒哭泣或從睡夢中醒來時,就會溫柔地推動搖籃的機械手臂。身兼藝術家與母親之職,Addie Wagenknecht 透過想像平衡創意做法與母性開發了這件藝術品。社會普遍認為媽媽就是擔任全職父母的角色。這種情況有時由於缺乏選擇、照顧兒童成本高昂或缺乏家庭支援所致。因此,女性藝術家當上母親後,通常都會失去她們花一輩子建立的創意事業。

我們是否可以將一些機械式重複事項交給機械裝置負責,而又不會影響嬰兒成長發展呢? 許多科技如吸塵機以至雪櫃,都是旨在令家務更輕鬆,但母親的角色仍然相當重要。提出以機械處理父母部份工作實在會引起爭議,但就突出了辛苦地平衡工作與生活的母親所遇到的困難。

Human Version

Human Version,2007 年至 2017 年
Yves Gellie

知名法國藝術家 Yves Gellie 的這個攝影作品,展出了一系列人型機械人處於其原生環境的肖像。當中捕捉全球各大研究實驗室的真實面貌,讓人深入了解人型機械人的研發會如何演化,及演化至什麼地步。Gellie 的概念著重這些機械人的起源、製造地點、外表的進化以及賦予其「生命」的工具與物料。這些影像捕捉世界各地研究中心的文化差異,讓我們有空間猜測創造者的動機,以及這些機械人將來會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什麼地方出現。
《Whose Utopia》——曹斐

《Whose Utopia?》 2006 年
曹斐


曹斐出生於廣州,是一位中國多媒體藝術家。此三部曲影片是她於中國佛山 Osram 燈泡工廠拍攝 6 個月的成果。她在留宿期間與工人們一起舉行工作坊,當中許多人都是來自中國內陸地區的年輕移民,她更與他們討論夢想與志向。有些回應收錄於《Whose Utopia?》之中,令作品展現出工廠工人的夢想和志向,與他們的每日工作之間的強烈對比。 

透過把重心放在大眾中個別人士的希望與夢想上,《Whose Utopia?》旨在展示創意與人類精神的適應能力,同時對經濟發展與效率的整體抱負提出疑問﹕一個渴望機器擁有人類智慧,而人類能像機器一樣工作的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