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展藝術家

新加坡 Prudential Eye 透過該國其中一些最創新藝術家的作品,呈獻新加坡當代藝術界最全面的審視。 參展藝術家從超過 110 份提交的申請中選出,代表一系列精選的新加坡最佳當代藝術。 新加坡 Prudential Eye 是國慶 50 週年紀念全年文化慶典的首項大型展覽。

參展藝術家的作品盡展多才多藝,其中許多藝術家憑著巨大的概念信心,採用實驗性手法進行創作。作品跨越傳媒,包括繪畫、裝置及攝影。陣容包括多位國際知名的藝術家,以及藝術新秀。 正如所有其他 Prudential Eye 展覽,新加坡 Prudential Eye 旨在讓新穎刺激的當代藝術界公開曝光,並且同時在本地及國際層面上,培養新加坡視覺藝術界擁有更高鑑賞能力。 
  • 參展藝術家簡介
En Passant,2011 年 - 進行中

Adeline Kueh

Adeline Kueh 製作多項重新思考我們與圍繞我們身邊的事物與儀式之間關係的裝置。 她的作品充滿渴望和期待的感覺,並且擔當現代圖騰,探索個人歷史及被忽略的時刻。她曾於新加坡拉薩爾藝術學院 ( LASALLE College of the Arts)、紐約 Cabinet、土耳其伊斯坦堡 FASS Art Gallery、阿姆斯特丹 Next 5 Minutes,以及許多其他本地及國際展覽場合展出作品。

En Passant 是一個探索短暫的車站入口通道與中介空間的藝術項目。 回溯至 1990 年,這名藝術家曾經從新加坡乘搭火車前往吉隆坡。 這些圖片攝於在 2011 年終止運作的新加坡火車站,在喚起懷舊感覺的同時,探索於一個瞬息萬變的城市內時間和地點的短暫性。


3D 過三關,2014 年

Angela Chong

Angela Chong 是一名使用光線、聲音、敍述及互動媒體模糊科幻與現實之間界線的裝置藝術家。 她曾於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燈火節」 (Amsterdam Light Festival)、悉尼的「Vivid Festival」、墨爾本的「100 Points of Light Festival」、雅加達的「CP 國際雙年展」 (CP International Biennale),以及新加坡的「照亮濱海灣」(iLight Marina Bay) 展出作品。

《3D 過三關》是一件互動式燈光雕塑,讓所有年齡的玩家互相玩「過三關」。


海的狀態 2: Goryo 6 Ho,2012 年

林育榮

林育榮的作品源於他從前任職海員的經驗。 這種獨特的視角有助他看到隱藏於我們日常體驗的物理現實。他曾於多個大型國際展覽展出作品,包括 Manifesta 7、上海雙年展、新加坡雙年展及威尼斯電影節。 2015 年,他將會代表新加坡參加威尼斯雙年展。

《海的狀態》系列取自林氏對於新加坡的海事地理及歷史進行中的探索。 林氏有力地顯露人類對其自然環境構成的影響,突顯自然與人工、陸地與海洋之間的相互作用。


瓶與扇,2010 年

陳賽華冠

陳賽華冠的作品跨越多種媒體及技術,包括繪畫、電影、表演、攝影、雕塑、聲音及裝置。 他利用日常生活可找到的物件,例如玩具及風扇,創造出看似簡單卻極為有趣的作品。 他曾於新加坡美術館 (Singapore Art Museum)、新加坡 The Substation 畫廊、俄羅斯莫斯科國際青年藝術雙年展 (Moscow International Biennale for Young Art) 、英國韋斯特堡雙年展 (Whitstable Biennale),以及許多其他地點參展。

《瓶與扇》是一項由玻璃瓶及旅行風扇組成的聲音裝置。 風扇放在注滿清水的瓶子頂部,營造出一種豐富的聲音體驗。 來自風扇的降溫力引致水分蒸發,隨著時間過去,編配出的旋律也隨之變化。


纜線 - 抽象,1 號作品,2010 年

Chia Ming Chien

Chia Ming Chien 以街頭攝影師的身份展開藝術職業生涯,其後轉戰紀實攝影及新聞攝影。 他的作品刊登於《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等國際雜誌,並且在新加坡 Fullerton Heritage Gallery、新加坡當代藝術學院 (The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s)、悉尼 VIVID、墨爾本爵士音樂節 (The Melbourne Jazz Festival) 及吉隆坡 Urbanscapes 藝術節展出。

《纜線》系列讓我們可看到市區環境其中一項主要基建 – 電纜。 纜線通常會被視為破壞城市景觀的元素,但在 Chia 的作品中,其美感卻得以展現,令我們去思考我們建築環境如詩般優美之處。


而我們好像做夢的人,年份不明

王美清

王美清是一名來自新加坡的裝置藝術家,以利用拾取的物件創造引起共鳴並刺激思考的環境而最為人所知。 她的作品已廣泛展出,包括印尼的雅加達雙年展、台灣的關渡雙年展、俄羅斯的莫斯科雙年展、新加坡美術館,以及新加坡國家博物館。

《而我們好像做夢的人》是一個雕塑作品系列,由家具及書本剪下的插圖組成。 正如王氏的許多裝置,它們喚起童年的豐富想像力,每個物件都充滿魔力、魅力和意義。 在此作品內,剪下的細小聖母圖像年齡及舉止各有不同,在天使陪伴下,創造出一個令人感到好奇的櫃。

目前王氏更於 Eye Awards 展覽參展,以及在《達文西: 塑造未來》中,展出藝術科學博物館委約她創作的作品《森林的回答 II》。


西方文明的衰落,2010 年

廖志強

廖志強利用利用從文化景觀拾取的物件,並將它們改造,讓人看清楚真實性、文化及身份所存在的問題。 他的興趣包括人類學及物質文明研究。 他曾於新加坡美術館及澳洲昆士蘭藝術學院 (Queensland College of Art) 的畫廊展出作品,並且是 The Substation 在 2014 年的客席藝術家。

《西方文明的衰落》以諧趣方式探索流行音樂。 它將香港天王級歌手黎明的小塑像放在作品中,利用金屬字「Anthrax」的重量壓扁它,而這正是一隊著名重金屬樂隊的名稱。 該作品象徵兩種意識形態 – 西方與中國流行文化的衝突。


波希米亞狂想曲計劃,2006 年

何子彥

何子彥創作電影、錄像、表演及多媒體裝置。 他的作品適合史詩式神話,以小說形式展現這些故事。 它們並不只是故事,而是話語過程。他有許多作品的以東南亞的文化歷史為焦點,尤其是新加坡。他曾於世界各地展出作品,包括南澳當代藝術中心 (Contemporary Art Centre of South Australia)、悉尼 Artspace、東京森美術館,以及新加坡美術館,並且在 2011 年代表新加坡參展威尼斯雙年展。

《波希米亞狂想曲計劃》是一齣根據皇后樂隊 (Queen) 1975 年大熱歌曲《Bohemian Rhapsody》的歌詞拍攝而成的短片。 它以法庭審訊為背景,在前身為新加坡最高法院的建築物拍攝,有關法律程序完全取材自皇后樂隊歌曲的歌詞。 該自家製作影片既是一齣法庭通俗劇,也是一部紀錄片。


藍色以外,2012 年

李綾瑄

李綾瑄是新加坡最著名的當代藝術家之一。 她曾接受紡織設計訓練,以其觸覺敏銳及引人注目的油畫而為人認識。 她透過創新方式處理油畫的組成部分 — 畫架、畫布及油彩本身,探索油畫構成方式的本質。 她在世界各地的畫廊及博物館展出作品,包括新加坡美術館、香港藝術中心、紐約聖德拉姆泰戈爾畫廊 (Sundaram Tagore Gallery),以及立陶宛維爾紐斯當代藝術中心 (Contemporary Art Center)。

在她的作品《藍色以外》中,一團擠滿油彩的雕塑從牆壁傾倒下來,並塌在原位上。 至於《結果》(Turned Out) 方面,她在窄長的畫布塗上壓克力顏料,然後捲成一個圓形,掛在牆上。 該成品 — 類似水喉膠管或一卷繩索 — 看上去更似一件雕塑或浮雕牆而非一幅油畫。 這類作品探索傳統上認知的繪製油畫方法。


發展藍圖,2012 年

黃漢冲

黃漢冲是一名藝術家兼作家。 他慣常採用的題材是有關困惑、衝突及人們對特定歷史和空間的演繹。 他探索謎題、疑惑、理想主義及未經探索的未來。他曾在位於紐約 Chelsea Art Museum 及 PS122 Gallery、新加坡美術館、亞美藝術中心,以及新加坡 Art Seasons Gallery 展出作品。

《發展藍圖》是黃氏在哈佛大學設計研究院的建築及規劃研究成果。 它是一個使用幾何圖形組成的城市抽象模型。 黃氏這樣描述他的作品:「城市的新規劃已經用白紙黑字制定。 公僕鎖上大門離開;單獨來看,他的象徵(辦公大樓)有其他想法......」


Ubuntu,2014 年

Jeremy Sharma

Jeremy Sharma 主要從事概念畫家工作。 他的油畫突顯表面與質感,關注到要在構思油畫的過程中盡量近似完成作品。 他曾在本地及國際展出作品,計有新加坡雙年展、新加坡當代藝術學院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s),以及新加坡 Michael Janssen Gallery。 他更是搖滾樂隊 Tiramisu 及藝術組合 Kill Your Television (KYTV) 的創始成員。

Terra Sensa 是一個進行中的系列,靈感啟發自 Sharma 對脈衝星的探究。 脈衝星是一種高磁性的旋轉中子星。 它們是坍缩星的殘餘物,在生命流逝時繼續發出電磁脈衝。 Sharma 取得每十年脈衝星的編製數據放射照片。
這些數據自 Jocelyn Bell Burnell 在 1967 年於英國發現它們後開始編製。 他將數據線繪製成山脊、山峰及山谷的立體柱板。 最後出來的作品產生地勢、早期洞穴畫及廟宇浮雕牆的外形 — 儘管它們其實是由消失中光線的線條製成。 Sharma 通過這件作品探討人類對外星及來生的入迷。


酒醉的早晨,2013 年

駱建偉

駱建偉是藝術組合「垂直潛水艇」的成員,以其充滿睿智的藝術裝置而為人所認識,並因此為他們贏得新加坡總統頒發的「2009 年總統青年藝術獎」以及 2011 年的 Celeste Prize。 他的個人作品游走於油畫、雕塑及電影之間,以應對不同框架策略。 他曾於 Objectifs Gallery、新加坡美術館及新加坡 Post-Museum 展出作品。 他也曾擔任新加坡「劇藝研習會」的聯席導演,以及 The Substation 的客席藝術家。

《亂世兒女的七場戲》是根據史丹利寇比力克 (Stanley Kubrick) 執導的古裝片《亂世兒女》(Barry Lyndon)(1975 年)各場戲繪成的油畫。它探索超出每幅圖像邊緣的框架概念。


紅色軌跡系列 — 權力,2007 年

Kumari Nahappan

Kumari Nahappan 大膽的公共紀念雕塑,已在新加坡、馬來西亞、中國及菲律賓獲委約。 她慣常使用的方式涵蓋油畫、雕塑及裝置,對新加坡的藝術及文化景觀作出了重大貢獻。 她曾於東京森美術館、新加坡美術館、韓國首爾藝術中心,以及印尼 Museum Rudana 參展。她的標誌性雕塑則設於樟宜機場、ION Orchard,以及新加坡國家博物館。

《紅色軌跡》油畫系列闡述 Nahappan 對於當代藝術的處理手法,是怎樣透過她的文化根源及信仰果斷地塑造出來。 Nahappan 相信紅色跟權力、力量與勝利關聯,而它向我們訴說有關正能量和負能量。 紅色是鮮血的顏色,是所有人類共同擁有的聯繫。 Nahappan 以一種很花費工夫的慣常做法展開工作,將薄薄的油彩逐層加在表面上,然後用砂紙打磨 ,直至可以看見光線與形態。 透過使用這種方法,她的油畫看似泛著光線。


環形的乒乓球桌,2013 年

李文

李文是新加坡當代及表演藝術真正的先驅之一。 他的作品跨越媒體,集中於社會身份認同的主題。 他曾經是新加坡「藝術家村」的特約會員,並於 2005 年獲頒發「新加坡文化獎」,以表揚他對新加坡當代藝術發展的貢獻。 他在世界各地廣泛地展出作品,包括新加坡 The Substation 、韓國光州雙年展,以及澳洲「亞太三年展」。

李文有許多作品,都是由於渴望利用藝術對既有傳統觀念提出質詢而推動創作。 《環形的乒乓球桌》重新發明乒乓球桌的構造及乒乓球的規則,以展示球手之間互動交流的另類模式。 李文的乒乓球桌並不像其他傳統球桌,並無桌邊,容許出現多種可能性,讓參與的球手之間有一個更廣闊的對話空間。


新加坡建屋發展局組屋:Concrete Euphoria:2008 年

Mintio

Mintio 慣常通過相機的機件建構奇異而充滿靈性的世界。 她的作品被新加坡美術館收藏,並且曾於新加坡國際攝影節、韓國首爾藝術中心及三藩市藝術學院 (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 參展。此外她曾於《Confabulation》雜誌、《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 及《Geo Magazine》發表作品。

《Concrete Euphoria》是一個攝影系列,探索不斷轉變的亞洲城市,以及其前所未有的增長。 Mintio 使用一部大規格相機及多重曝光,而沒有採用數碼處理,透過新加坡及其他亞洲城市重複的建築物和基建,創作出大型抽象作品。 出來的效果正是一個當代景觀的萬花筒,地區的邊界和可供識別的記號都被分解。


Shauna 038,2007 - 2009 年

Sean Lee

Sean Lee 是一名攝影師,其作品探索持久與脆弱之間的對話,通常是探索某些社交圈子可能忌諱的話題。 他的作品被新加坡美術館收藏,並且曾於巴塞隆拿 Galeria TagoMago、美國紐約攝影節 (New York Photo Festival)、伊斯坦堡 Empire Project,以及新加坡雙年展參展。

李氏的 Shauna 系列記錄了他化身為交替變性人 Shauna 的過程。 該系列在柬埔寨暹粒展開拍攝,記錄藝術家重新學習簡單的日常工作,例如穿衣打扮、穿鞋,以及走到街上。 當 Sean 成為 Shauna 後,表演與現實、拍攝者與被拍攝者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起來。


秘密花園,2013 年

楊子強

楊子強是一名獲獎雕塑家,以其爆笑及驚喜並重的獨特方式而為人認識,令他獲得全球注目。 他廣泛地在多處參展,包括新加坡國家藝術館、新加坡美術館,以及韓國釜山雙年展。

《秘密花園》是一項場地特定裝置,使用羊毛將雨林呈現出來。 羊毛讓楊氏將雨、影子和夜晚等自然現象變得具體化。 使用這種材料可創造一個溫暖、柔軟而迷人的「花園」,邀請參觀者親身進入。 《秘密花園》集超現實、哀傷及詩意於一身,標誌著楊氏對雕塑的敏感度,讓現實與虛構同時並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