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

在《達文西: 塑造未來》中,建築是展覽的第三部分,透過多頁《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副本、互動展品、影片、模型,以及充滿趣味性的教育展示裝置進行展示。  
 
達文西在其一生中,以同時精通於繪畫技巧及建築技術而聞名。 展出的多頁《大西洋手稿》摹本描繪重新組織城市、教堂及軍事設施的基本設計。 他同時關注美感與功能、形式與內容,並且視建築物為生物。
 
達文西在創作建築設計的過程中對大自然和人為建築之間的交匯點特別感興趣。 因此他的建築設計具有驚人的原創性。 他表現出對傳統形式毫無興趣的姿態,在其所處的時代極不尋常。  達文西的新鮮手法和原創設計對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和城市規劃作出了重大貢獻。
 
達文西的建築手法的承傳,在新加坡藝術家王美清打造的一件裝置中反映出來。該裝置探索我們對於理想城市的現代演繹。
  • 建築
  • 建築相片集
  • 短片
拱廊圖紙,約創作於 1516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F.505 左頁

城市規劃

達文西憑藉對自然世界和特別是對人類解剖學的重要理解,創作出手工建築。 他視大樓和在城市的高點為生物,往往把它們描繪為具有人類特徵。 城市好像人體,被視為複雜和動態的系統:每個元素都必須健康,才可讓城市有效地運作。 

1484 至 1485 年,米蘭爆發瘟疫,造成大量疾病和死亡,讓人們注意到城市中世紀布局設計的限制。 達文西當時為 Ludovico Sforza (il Moro) 工作,參與解決該城市的市區問題。 當 il Moro 要求達文西研究新式建築計劃和城市規劃,以解決城市惡劣的衛生問題時,他首先鑽研地形環境。 其後,他考慮到城市應如何規劃,以利用周圍的地理環境,並改善城市的功能。 展覽本部份展示的畫作組合研究達文西對「理想城市」的設計。

方形堡壘研究,創作於 1507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F.117 右頁

軍事設施

達文西結合藝術、科學和科技,創造了革命性的軍事設施設計。 他決心了解手工和自然環境的規律,以創造可抵禦任何力量的建築設計,不論是戰爭、洪水還是強風。 最後,達文西發現了非常態的堡壘型態,例如圓型堡壘,並修改牆壁的厚度和高度,以反映當時科技的強度。 

在他所有的建築物設計中,他視堡壘為生物,可對投擲物的穿透力作出反應、撤退及傾斜。 雖然達文西的創新和實驗性設計在當時只能賺取微薄的酬勞,這些設計預見了將於稍後的 16 世紀實現的防禦設施設計。  

米蘭大教堂截面,約創作於 1487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90 F.850 右頁

神聖空間

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師將自己的人文主義觀點和對自然的深切尊重應用到了教堂建築上。 他們對中央規劃的教堂有著特別的興趣。 教堂對稱的圓形被視為理想的型態,因為可反映最漂亮的大自然型態。 對於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師來說,包括達文西,教堂應既美觀又實用。  

達文西熟悉教堂設計的美學範疇,這反映於他無數個對中央規劃教堂的研究,他以幾何原理和「化圓為方」原理進行實驗,以創建詳盡的設計。 然而,達文西從不會忽視教堂設計的實用性。 他通過觀察現有建築的問題,開發了多個原創性的方案。 正如達文西所有的研究,在他的教堂設計中,他並沒有把問題孤立地看待。 他考慮了每座大樓的文化和歷史背景,仔細視察每項元素與所有其他元素的關係,於當時來說是大膽的做法。 
拱廊圖紙,約創作於 1516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F.505 左頁
城鎮規劃建議,約創作於 1493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97 F.184 左頁
方形堡壘研究,創作於 1507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F.117 右頁
圓型堡壘的大型橫截面規劃圖,約創作於 1502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03 F.132 右頁
米蘭大教堂截面,約創作於 1487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90 F.850 右頁
中央規劃教堂研究,約創作於 1508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F.104 右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