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薛爾思橋新加坡薛爾思橋

市政區的橋樑

新加坡眾多河道和溪流交錯,難怪有不少橋樑,而每座橋均有其各自的故事和傳說。

新加坡薛爾思橋
任何要從樟宜機場前往市中心的人,不是過海底隧道,就是要經過薛爾思橋(Benjamin Sheares Bridge)。此橋因新加坡第二任總統而命名,是該國最長和最高的大橋,二十米高並跨越幾乎兩公里,連接東西高速公路,其彎道更能包攬優美壯麗的天際線景色。但此橋最引人矚目的特點卻不為人所見,就是橋身建於填海土地之上,該區乃透過填海而增加的土地面積。薛爾思橋是當地著名的地標,其圖案更出現在新加坡幣五十元的紙幣上,乃非常重要的歷史里程碑。
新加坡安德遜橋
不是所有的新加坡橋均能媲美薛爾思橋的長度,但每一座橋卻都有其引人注目的故事和歷史。安德遜橋(Anderson Bridge)根據約翰·安德森爵士(Sir John Anderson)而命名,是一座行車橋,於1910年開放使用,連接市政區北邊的銀行及商業地區與南邊的銀行區,短短七十米卻跨越了新加坡最繁忙地帶。安德遜橋誕生的目的是為了便利交通,卻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與邪惡扯上了關係;當時數名罪犯的頭顱被掛在橋的鋼拱之上,用以警告公民抗命活動。橋身的白色金屬支架和結構非常易於辨認,至今橋的用途依然是行車通道,方便車輛橫過新加坡河,並且是一級方程車賽事的賽道之一。
新加坡加文納橋
加文納橋(Cavenagh Bridge)是新加坡現存第三古老大橋,也是國內唯一的吊橋。該橋因海峽殖民地總督加文納將軍而命名,前身為愛丁堡大橋(Edinburgh Bridge),因愛丁堡公爵來訪新加坡而得名。加文納橋於1870年代開放使用,予行人及牛隻橫過新加坡河,其建成乃一大功績,因為之前人和牲畜過河均需要坐船。然而,一個令人發笑的時代錯誤從當年「牛過河」一直延續至今:1910年代的警察通告警示公眾,不允許馬或牛從橋上過河,也不允許任何重量超過3 英擔即是152公斤的車輛過橋。
新加坡阿卡夫橋
阿卡夫橋(Alkaff Bridge)是五彩繽紛的行人橋,方便河畔美酒佳餚的樞紐羅拔申碼頭(Robertson Quay)旁的居民和狂歡者過河。阿卡夫橋於1997年開放使用至今,又稱藝術橋(Art Bridge);這個別稱的出處非常容易猜到,源於2,350塊構成橋面的模塊,而各模塊均有不同的形狀和顏色。
濱海灣金沙螺旋橋
若阿卡夫橋可向藝術致敬,則螺旋橋(Helix Bridge)是對科學的尊崇。螺旋橋前稱為雙螺旋橋,乃連接濱海中心和濱海灣的行人道,於2010年啟用,伴有行車橋。螺旋橋跨越整個濱海灣,可包攬壯麗優美的藝術科學博物館,以及城市最新的建築奇觀。而螺旋橋也是一座景觀,其雙螺旋結構、穿孔網、那對字母(C、G、A和T)標示著四組DNA鹼基。螺旋橋贏得了多個設計及工程獎項,更是新加坡邁向數碼時代的重要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