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無處不在


無論在最深的大海還是酷寒的極點,無論在最高的山脈還是炙熱的沙漠,都有生命有機體在茁壯成長。過去37億年來,生命已進化至能够進駐地球的每個角落。這種跨越基因、物種和棲息地的多樣性,是一種真正的寶藏,並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

不過,如今存留世上的生命體儘管種類繁多,卻仍只占地球上曾經有過的生命的不到百分之一。通過研究那些已成為化石的動植物,我們得以回溯過去,瞭解隨著時間的推移,生命曾經歷怎樣的進化和演變。  

Highlights 
嘟嘟鳥模型

渡渡鳥模型
  
 

人類入駐模裡西斯之後,渡渡鳥被推向滅絕。儘管這樣的情形並非只發生在渡渡鳥身上,但它卻成為最著名的囙此而不復存在的鳥類。儘管如此,科學家從未找到過一隻渡渡鳥的完整骨骼。這具模型是根據對其骨骼構造的現代認知製成,看上去比人們原先設想的要更加瘦削,體型也更加直挺。
劍齒虎

劍齒虎
美國
更新世時期,12,000 年

試想像在入黑後遇上這隻兇猛的劍齒虎。假如您生存於 12,000 年前或更久以前的美洲,您很有可能會遇到這個情況。如獅子般高大,加上可怕的牙齒,這個物種會突襲草食哺乳動物,例如美洲野牛、巨大地懶、駱駝、馬,甚至幼小的哺乳動物。美洲劍齒虎——人類曾遇到的幾種劍齒虎之一,已在最後一次冰河時期絕種。

Silver chafer beetle, Central America
 
銀色金龜子
  中美洲


這只甲蟲通過高度反光的鞘翅,來迷惑鳥類、爬行動物和猴子等捕食者。它們以為,那不過是中美洲潮濕雲林中常見的巨大水珠,而不是可口的美食。發出金屬色澤的是甲蟲鞘翅的基層,上面覆有色素;基層上面尚有多層無色的薄翼, 從而構成類似光碟上的薄鋁箔那樣的光學效應。

這只甲蟲通過高度反光的鞘翅,來迷惑鳥類、爬行動物和猴子等捕食者。它們以為,那不過是中美洲潮濕雲林中常見的巨大水珠,而不是可口的美食。發出金屬色澤的是甲蟲鞘翅的基層,上面覆有色素;基層上面尚有多層無色的薄翼, 從而構成類似光碟上的薄鋁箔那樣的光學效應。
Giant ground sloth

巨型地懶
  阿根廷
更新世,距今约1.2万年

捕食者想要扳倒一頭巨型地懶絕非易事。它的皮比大像還要厚實,成年地懶體重可達約1500公斤。直至大概1.2萬年以前,這些巨型哺乳類動物還生活在南美洲溫帶地區的開闊地帶,並以植物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