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寶

Treasures of exploration
18至19世紀,很多探險家在旅行途中看到了大自然的驚人奇觀。和現在的人一樣,他們不惜冒著生命的危險收集證據,以記錄地球生命的豐富與多樣。這些旅人跨越遼闊的大海和偏遠的地段,在生物學、海洋學及地質學等領域取得發現,並帶回有關新物種的第一手鮮活資料和影像。正是由於他們的努力,如今我們的收藏中才會包含來自全球每個大陸及每片大洋的樣本。
特色展品
南極木化石

南極木化石

碳化木
南極洲
石炭紀/三疊紀,約 3.23 - 2.01 億年

這塊木化石是Scott率領的Terra Nova團隊在二次考察南極期間,在最後遭遇悲劇前採集而得。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這是南極洲曾被森林覆蓋的最早期證據之一,說明很久以前那裡的氣候比現在暖和得多。
皇帝企鵝幼兒皮毛

皇帝企鵝幼兒皮毛

南極洲

 

人類研究的首批帝企鹅共有3只,這是其中之一。它是由Robert Falcon Scott的團隊於1902年在乘坐“Discovery”號考察期間採集而得。該企鹅寶寶所處的發育階段表明,帝企鹅產下企鹅蛋之時,正值南極洲處於暗沉酷寒的冬季。Scott原本計畫在後續的“Terra Nov”航程,再找些企鹅蛋用於更深入的研究。

Southern Cassowary, UK

雙垂鶴駝
英國
Walter Rothschild 深為雙垂鶴駝著迷。這是一種在澳洲及新幾內亞發現的,不會飛的大型鳥類。他在自己的家鄉——赫特福德郡的特靈公園養了數只活的進行觀察,並在它們死後,用剝制法製成標本。 Rothschild當初以為,鳥身上不同顏色的標記代表諸多不同的物種,但現在我們知道,這類鳥總共只有3個物種。
HMS Challenger expedition

 
洞察深海
 

這些標本連同珊瑚、樣本及載玻片一道,代表著人類對海洋進行的首次大型科學考察。 1872年,“HMS Challenger”號從英國海岸出發,進行為期3.5年的環球航行。從南美洲到好望角,從南極洲到澳洲、斐濟群島乃至日本,這艘船曾來回穿梭於各個大洋之間。

這趟征程帶回來的翔實證據,讓人們對深海的認識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這些標本連同珊瑚、樣本及載玻片一道,代表著人類對海洋進行的首次大型科學考察。 1872年,“HMS Challenger”號從英國海岸出發,進行為期3.5年的環球航行。從南美洲到好望角,從南極洲到澳洲、斐濟群島乃至日本,這艘船曾來回穿梭於各個大洋之間。 這趟征程帶回來的翔實證據,讓人們對深海的認識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Microfossil Christmas card

 
微化石聖誕卡
這張卡由Arthur Earland(1866–1958年)用微化石精工細製而成,目的是向同事Edward Heron-Allen(1861–1943年)表達聖誕節的祝福。卡上文字的意思是“A.E. 於1912年聖誕”。他們兩位都是倫敦自然博物館的微體古生物學家,曾在長達25年的時間里共同合作,負責對有孔蟲(小型單細胞生物)進行分析。相關有孔蟲是由Scott率領的Terra Nova團隊在南極考察期間採集而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