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增強的能力 (AUGMENTED ABILITIES)

展覽首部分展出人類增強思維與身體的實際與生物學方法。從增強身體機能的義肢,到足以改變我們思維的醫學治療,這部分的展覽帶領大家探討當今電子人的意義。

包括:Aimee Mullins、House of Natural Fiber、SPRINT and WAAG Society、Sophie de Oliveira Barata、Addie Wagenknecht、Corinne Mariaud、ORLAN、Marc Owens、Lorenz Potthast、Chris Woebken 與岡田憲一、Nina Sellars、Stelarc、Neil Harbisson、Moon Ribas 及悉尼應用藝術與科學博物館的作品。 

《Sonochromatic Head and Seismic Arm》

《Seismic Arm and Sonochromatic Head》,2015 年
Cyborg Arts:Neil Harbisson 及 Moon Ribas

Cyborg Foundation 由 Neil Harbisson 和 Moon Ribas 共同創辦。 Neil Harbisson 因頭顱植入天線而廣為人識。他獲英國政府官方承認為電子人。他藉著天線來以音波接收色彩訊息。他的拍檔 Moon Ribas 是當代舞蹈編導,擅於試驗各種讓她可更深入接收動態的神經機械裝置。這些藝術家不再以科技作為創作工具,反而是科技構成他們身體一部分,作為他們感知與感應能力的延伸。這兩個終身神經機械雕塑包含了感應器,讓雕塑可實時將若干數據與藝術家的身心連繫起來。
《Aimee Mullins Cheetah Legs》

Aimee Mullins Cheetah Legs,2001 年
Howard Schatz

Aimee Mullins 以運動員的身份,首次獲得全球傳媒注意。她雙腿天生沒有腓骨,因此在 2 歲時要學會用義肢走路,整個童年都與同輩一起參加正常的運動。她在 1996 年於亞特蘭大的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比賽時,使用了以獵豹後肢形狀為模型的織碳纖維義肢,引發傳媒爭議她這款義肢的特別設計。後來她應時裝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 的邀請,在倫敦作為時裝表演模特兒出道,一直以來以各種技能大大影響與改變人們對殘障人士的固有觀念。 
Stickman Video, STELARC


StickMan,2017 年
Stelarc
於柏斯 Chrissie Parrot Arts 的 Fringe World Daedalus 的表演
音效:Petros Vouris
由 Tim Jewell、Steve Berrick、Alwyn Nixon-Llyod、Steven Aaron Hugues、Rodney Parsons 及 Paul Caporn 提供協助

Stelarc 其中一個最近期的演出,就是在 2017 年於柏斯演出的《StickMan》。Stelarc 被皮繩捆在訂製機械外骨骼上,而該機械外骨骼編排了他的動作。 「StickMan」這個動作產生系列可以處理高達 64 種結合動作。慣性專門部件與「StickMan」的脊椎串連起來,就像測弦器一樣,在「StickMan」跟隨動作震動時產生波動音波。Stelarc 身體的每個移動肢體都附上了加速儀與陀螺儀,追蹤並移動多頻道擴音系統產生的聲音。那些聲音本身就是「StickMan」身體的延伸。 
ORLAN


Self-Hybridation, Entre-deux(Self-Hybridation, 1994 年期間)
ORLAN


ORLAN 是國際知名的法國藝術家,她以自己身體為作品的媒介、原材料與視覺效果支援。 

自 1994 年開始,ORLAN 就在創作數碼照片系列《Self-Hybridization》,其中她的影像與藝術史的各種大作結合在一起。以這件作品為例,ORLAN 將自己的影像與波提且利的知名作品《維納斯的誕生》結合,藉此突出我們美學準則的相對主義與主觀性。 這位藝術家融合並結合自己與美麗女神維納斯的影像,將傳統美態與非傳統美態並列在一起﹕經典與現代,神話美態與有形美態,極盡特別。ORLAN 的藝術作品正正是審問身體的地位、時日與文化對女性加添的美學準則,及她們的相關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