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主題

諾貝爾獎

發明家兼工業家阿爾弗雷德‧諾貝爾 (Alfred Nobel) 在 1895 年撰寫遺囑時,為世界上最著名的獎項「諾貝爾獎」撥款成立基金會。 

在其遺囑中,諾貝爾指令從他的財富所賺取的收入,應作為獎金,頒發給在物理學、化學、生理學或醫學、文學以及和平等五大領域「最有益於人類」的人士。 首屆諾貝爾獎在 1901 年頒發。 「紀念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瑞典中央銀行經濟學獎」(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則於 1969 年首次頒獎。

諾貝爾獎的獲獎成就,促進了科學、文學及和平的發展。 在該展館內,每個獎項類別均展出三件展品。 每個類別中的一件展品與阿爾弗雷德‧諾貝爾 (Alfred Nobel) 有所關連,另外兩件則與該領域的諾貝爾獎得主有關。 展館中央設有一個觸控式螢幕,提供更多有關物品及獎項得主的資訊。

阿爾弗雷德‧諾貝爾 (Alfred Nobel)

諾貝爾獎的創辦人阿爾弗雷德‧諾貝爾 (Alfred Nobel) 所過的是多元化的生活。 他花時間在多個不同國家生活,並且不斷地旅遊。 

諾貝爾在爆炸品領域製作了多項革命性的發明,其中包括炸藥。 在 19 世紀發展中的工業社會,他的發明對於採礦,以及建造鐵路、道路、運河及港口,變得相當重要。 這些發明為工業帝國奠定了基礎,並且繼續為他賺取財富。 諾貝爾終身未娶,也沒有子女可以繼承他的財產。 他將金錢改為捐贈諾貝爾獎基金會。

在這個展館內,有多件在阿爾弗雷德‧諾貝爾 (Alfred Nobel) 身故後留下的物品。 它們不僅反映了他作為化學家、發明家及工業家的工作,還顯示出他的個性和興趣。 展館中央設有一個觸控式螢幕,提供更多有關諾貝爾及其生平和工作的資訊。

過去數十年來的諾貝爾獎

諾貝爾獎述說在不同獎項類別中進行發展的故事。

諾貝爾獎的故事更反映其他及更廣闊的歷史發展。 在一定程度上,科學及文學中的發展有其固有動力,同時也是由整體社會的持續互動所引起。 在一些個案中,挑選諾貝爾獎得主跟歷史事件有更直接的關連,而有些決定更在公眾心目中造成巨大衝擊。

該展館分别以一件物品來展示過去每個十年的發展。 每件物品均與諾貝爾獎有所關連,卻同時表達一些有關其所屬年代的含意。 展館中央設有一個觸控式螢幕,提供更多有關多年來諾貝爾獎得主的資訊。

諾貝爾獎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我們日常生活遇到的許多事情,與諾貝爾獎息息相關。 這些可以是為其創始者或創作者贏得諾貝爾獎的發現、發明或文學作品。 儘管在大部分個案中,這些關連均較為複雜或間接。 諾貝爾獎的獲獎發現,播下了發展的種子,逐漸應用於日用品中。 更常見的是諾貝爾獎得主向我們提供有關我們的世界如何運作及重要自然現象的解釋。

該展館展出與諾貝爾獎的獲獎成果有所關連的日用品樣本。 展館中央設有一個觸控式螢幕,讓您學習及測試與諾貝爾獎有所關連的日用品知識。

The Nobel Prize and the Future, Nobel Prize: Ideas Changing the World Exhibition at ArtScience Museum, Marina Bay Sands

諾貝爾獎與未來

明天我們將會面對哪些重大挑戰? 我們無法預知。 不過我們可以識別出對人類未來很重要的領域:能源與氣候;水與食物;疾病與健康;文學如何改變;以及創造更加和平的世界及更加穩定的全球經濟。

也許未來諾貝爾獎將會頒獎給解答我們在這些領域所面對問題的成果。 說不定其中一些過去的諾貝爾獎,對於未來也相當重要? 可否透過發展已獲得諾貝爾獎的成就,發現一些關於我們未來的蛛絲馬跡?

該展館邀請您思考一下您對於未來的看法,以及我們如何能夠以最佳方式應付挑戰? 您將會聽到不同意見人士之間,就有關「什麼對我們未來最重要」進行的對話。 究竟誰才是對的? 也許他們都是對的。 如果可以選擇,您最想未來的諾貝爾獎表揚什麼?

Sydney Brenner

Sydney Brenner 是其中一位分子生物學之父。 他跟 Francis Crick、Seymour Benzer、Francois Jacob、Matt Meselson 等多位知名科學家共同合作,對於建立這個全新的重要領域至關重要。 

Sydney Brenner 從事生物科技工作接近 30 年後,在 1983 年應當時的新加坡副總理吳慶瑞邀請抵達新加坡。 當局根據 Sydney Brenner 的建議,成立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院 (Institute of Molecular and Cell Biology, IMCB),現已成為新加坡生物醫學發展的主要促進因素。 

Sydney Brenner 除了對新加坡的生物科技領域作出了顯著貢獻外,更進行了大量科學工作,為他贏得許多極具聲望的獎項,最後憑著邁進秀麗隱桿線蟲 (C. elegans) 基因研究的新領域,贏得 2002 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