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在《達文西: 塑造未來》展覽中,參觀者可透過特別為該展覽委託製作的達文西樂器設計特製模型、多頁《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副本、互動展品,以及親身體驗的教育活動,對音樂進行探究。 
 
當達文西在 1482 年抵達米蘭宮廷時,他自稱為音樂家,而非畫家或科學家。 在音樂廊內,即該展覽的第五個主題篇章,展示了達文西對聲音原理的研究,以及其研究在樂器方面的應用。 儘管音樂在文藝復興時期被視為具有精神性質,但達文西卻對其實體樂器感興趣。 在其理論性繪圖及樂器設計中,他以一種簡單易懂的方式,將音樂呈現出來。
 
他的研究成果可見於 Conrad Shawcross 的當代藝術作品中,該件作品使用三種不同媒體,以視覺形式表達被稱為「完美第三和弦」的音樂現象。
  • 音樂
  • 音樂相片集
  • 短片
描述回聲,約創作於 1507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F.211 左頁

聲音的本質

達文西典型的思維過程:他透過與其他現象類比發現聲音的性質,例如打擊、動力及反射。 透過比較聲音如何在不同的環境中移動,他深化及擴大了自己對聲學的了解。

和古羅馬哲學家 Vitruvius 和 Boethius 一樣,達文西認為聲音是透過空氣傳播。 他在對軍事機器投擲物的研究中尋找描述聲音移動的語言,並借鑑了其對回音和反射的光學研究。 達文西於多個建築物研究聲音運行的性質,同時亦於不同媒介中進行研究,例如水。 他著迷於聲音的所有範疇,由來源以至音調質素,經過時間及空間分散,以及耳朵的接收能力。

雖然達文西未有對聲音發表新理論,但他透過跨學科的觀點擴大了現有的原理。 他是確認反射定律的廣泛普遍性並將其運用於聲學的首名學者。 對達文西來說,自然世界的每個範疇都是互相關連的,音樂亦不例外。

機械鼓,約創作於 1503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05 F.837 右頁

樂器

達文西設計了革命性的新樂器,有的修正了現有樂器的缺點,有的減少了傳統樂器設計的限制。 他視樂器為以有形的方式呈現音樂,並構想產生聲音的新方式的方法。 達文西打破已有的方程式,跨越音樂不同領域的界限。 

在音樂的領域內,他由不同的樂器綜合音調和音色,甚至為現有樂器提供發出多音調的功能。  在樂器的構造方面,他把樂器的設計與咽喉的構造作比較,開發出可慢慢向上和向下定高低音的技巧。 

達文西時常抱怨音樂的短暫,並把音樂如何隨著時間流逝與能源原理作出比較。 這種想法激勵達文西開發並專注於機械樂器,這些樂器按照物理學原理而發明,可連續產生聲音。 達文西大部份的樂器設計都被米蘭劇院採納,他當時擔任米蘭劇院的場景設計師和劇院製作人。 
光和聲波的光學與聲學類比,約創作於 1467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90 F.347 右頁
描述回聲,約創作於 1507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F.211 左頁
機械鼓,約創作於 1503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05 F.837 右頁
中提琴風琴細節,約創作於 1493 年—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95 F.568 右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