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TO《鏡中世界》,2014WY-TO《鏡中世界》,2014

塑造未來

《達文西: 塑造未來》採用大膽的當代手法表現達文西的天賦才華。 達文西是發明家、藝術家、科學家、工程師及建築師,今日,這項展覽旨在展示其作品引起的共鳴。
 
該展覽不僅展出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中的原頁和來自達文西學派 (School of Leonardo) 的畫作,還包括互動展品、科技、影片以及達文西的發明的模型。 展覽的主要部分之一是五項當代藝術裝置,包括三項全新委約作品,由五位國際及本地藝術家創作。  這些藝術裝置的靈感取自達文西在數學、自然科學、科技、建築及音樂方面的造詣,對達文西的構想和創作過程提供了新的見解,揭示了他的思想在今時今日是如何驚人地流行。
 
當代藝術裝置的創作者為:
 
- WY-TO(新加坡)- 致敬達文西在數學方面的成就
- Luke Jerram(英國)- 致敬達文西在自然科學方面的成就
- 王美清(新加坡)- 致敬達文西在建築方面的成就
- Semiconductor(英國)- 致敬達文西在科技方面的成就
- Conrad Shawcross(英國)- 致敬達文西在音樂方面的成就
  • 藝術家
  • 當代藝術圖片廊
《鏡中世界》 WY-TO 2014

WY-TO

《鏡中世界》,2014

這項由建築設計公司 WY-TO 設計的裝置,代表不規則碎片形。 該裝置是特別為該展覽委託製作的,在展覽的數學部分出現,旨在向達文西在這個主題上的成就致敬。

不規則碎片形是一種自然現象,或一個數學集,以所有大小比例展示一個重複的圖案。 這些不規則碎片形存在於大自然中,卻可輕易地透過人為方式創造,令「自然」與「人工」的界線變得模糊。 該裝置以數學產生的形式呈現自然形成的不規則碎片形。 大三角形的重複元素看似隨機編排,但當您從正面觀看時,它們便會聚在一起,形成一個複雜而漂亮,貌似無窮無盡的圖案。

達文西的許多設計靈感,均從使用數學原理觀察及重新想像大自然而來。 他的地質研究尤其是如此。 他相信只要找出所有事物的根本秩序,自然及人工設計便可融合起來。 如是者,《鏡中世界》可被視為達文西的數學具體化手法之直接傳承。

WY-TO 是一家同時以新加坡及巴黎為基地的建築設計事務所,由共同創辦人 Yann Follain 及 Pauline Gaudry 領軍。 WY-TO 的使命是要結合實用性與夢想,為日常生活打造空間,例如文化、住宅、商業及都市空間,以及展覽和藝術裝置。 Yann Follain 是新加坡國家設計中心的新加坡藏品策展人,並且與 Gallagher&Associates 共同領導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永久藏品的展覽設計。 他是 2013 年「藝術登陸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 的建築準合夥人,以及 2010 及 2011 年度新加坡建築節 (Singapore Architecture Festival) 的展覽藝術總監。 他是新加坡格拉斯哥藝術學院 (Glasgow School of Art Singapore) 室內建築的兼任教師。


《玻璃微生物學》 Luke Jerram 2014

Luke Jerram

《玻璃微生物學》,2014

藝術家 Luke Jerram 創作的《玻璃微生物學》,由一系列象徵病毒及原蟲的玻璃雕塑組成。 它出現於展覽的自然科學部分,是對達文西在這方面的思想成就的致敬。

這些藝術作品是透過研究,然後結合病毒及原蟲的科學圖解,加上使用電子顯微鏡製作的圖像設計而成。 實際上,與達文西的圖解畫相比,這些作品是微生物學的三維立體圖解。 這些作品在科學理解及玻璃吹製技術的限制範圍內盡量力求準確。 這些玻璃雕塑類似達文西在《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的說明圖,旨在揭示自然發生現象的隱藏結構特性。

Luke Jerram 是一名從事多個界別工作的藝術家,參與雕塑、裝置及表演的創作。 Jerram 在英國居住,但於世界各地工作,其藝術作品經常會描述科學現象。 重要作品包括《潮汐》(Tide)、《空中交響樂團》(Sky Orchestra)、《風神》(Aeolus),以及《來彈奏我吧,我是你的》(Play Me I’m Yours)。 他的獨特之處在於,不僅其作品在美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日本東京森美術館、貝克斯希爾德拉沃爾館 (De La Warr Pavilion)、倫敦當代藝術學院 (ICA) 及英國利物浦藝術與創意科技基金會 (FACT) 等的大型國際藝術場地展出,他本人更在《自然》(Nature)、《科學》(Science) 及《刺針》(The Lancet) 等科學期刊上撰寫文章。 他的藝術作品以充滿力量和詩意的方式,重现藝術家可以如何演繹科學。  達文西: 塑造未來》是他的作品首次在新加坡展出。


《森林的回答 II》 王美清 2014

王美清

《森林的回答 II》(The Forest Speaks Back II),2014

新加坡藝術家王美清受委約,為展覽的建築部分創作了一個全新裝置。 她的新作品直接呼應達文西的個人建築手法,同時還評論新加坡對城市規劃所採用的特定手法。

達文西對建築採用異乎尋常地講求實際的手法,有別於其同時代的人的理論性手法及神學性手法。 他所設計的驚人結構形式,通常是應用其知識和智力尋找結構問題的解決方案所得出的結果。 達文西在大自然與建築之間建立了新的聯繫,隨意將他在其中一方的觀察及知識,應用於另一方,以描繪及設計其建築物與城市。  在《森林的回答 II》中,王美清採用了類似手法。 大自然,特別是一個熱帶森林,被用作建築結構的設計靈感。 該裝置的雕塑形式以視覺形式表達新加坡所採用的講求實際的手法,透過小心謹慎地使用熱帶植物、摩天大樓及都市設計,界定並構成她自己的國家認同。 

王美清是一名來自新加坡的裝置藝術家,以利用拾取的物件創造引起共鳴並刺激思考的環境而最為人所知。 她的作品同時在本地及國際展覽展出,例如雅加達雙年展(印尼)、關渡雙年展(台灣)、莫斯科雙年展(俄羅斯)及首次舉辦的新加坡雙年展。 她的裝置也出現於世界各地享負盛名的博物館及機構,例如新加坡美術館、新加坡國家博物館、原美術館(日本)及諾丁漢大學 Djanogly Art Gallery(英格蘭)。  她的藝術作品還躋身許多國際收藏的行列,例如德意志銀行收藏 (Deutsche Bank Collection) 及帝豪奇•德隆藝術收藏 (Tiroche DeLeon Art Collection)。


《捕捉光線》 - Semiconductor 2014

Semiconductor

《捕捉光線》(Catching the Light),2014

《捕捉光線》是藝術家雙人組 Semiconductor 特別為了展覽的科技部分受委約創作的活動影像裝置。

該裝置使用透過太空望遠鏡收集的視像數據製成。 六米寬的投射匯集成千上萬的影像,共同打造出夜空的延時連續效果。  Semiconductor 透過將這些空間的影像拼貼在一起,擾亂了它們原本的空間關係,藉此創造出嶄新的圖案。 它們實際上已重新映射天空。  Semiconductor 配合使用最新的望遠鏡科技,發揮其知識極限投入工作,讓科學家在這裡首次看到此現象。 他們對於科技可如何顯著擴大觀察範圍和理解能力所進行的探索,不但反映達文西對觀察的熱情,還有他的技術手法。

Semiconductor 是英國的藝術家雙人組 Ruth Jarman 及 Joe Gerhardt。 他們對我們世界的物質,我們要如何體驗它並如何嘗試瞭解它進行探索,就我們在有形宇宙中的位置提出疑問。 他們獨一無二的手法,為其在多個重要科學場所贏得資助及駐場項目,例如美國太空總署 (NASA) 的太空科學實驗室、加拉帕戈斯群島及史密森尼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 (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他們在全球參與展覽的地點包括威尼斯雙年展(意大利)、皇家學院 (The Royal Academy)、當代藝術學院 (ICA) 及藝術與創意科技基金會 (FACT)(英國)、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美國),以及電子藝術館 (House of Electronic Arts)(瑞士)。


《完美第三和弦投影》 Conrad Shawcross 混合媒體 2011

Conrad Shawcross

《完美第三和弦投影》(Projections of the Perfect Third),2011

此裝置由藝術家 Conrad Shawcross 創作,是展覽的音樂部分其中一環,反映達文西在音樂和聲音方面的手法。  《完美第三和弦投影》是一系列以視覺形式表達音樂和弦的藝術作品。 三件作品為一件名為《一切的限制》(Limit of Everything)(5:4) 的動態燈光作品;一件名為《和聲歧管 1》(Harmonic Manifold 1);以及一組名為《完美第三和弦》(Perfect Third)(5:4) 1-5 的繪圖。  所有作品均圍繞著「第三和弦」– 一種特定類型的音樂和弦。 作品的靈感啟發自諧波記錄器 – 一部音樂繪圖機。 繪圖由 Shawcross 版本的諧波記錄器製作,銅雕塑是以金屬鑄造的實體音樂和弦;而動態燈光雕塑每次旋轉均會將三種光線聚合,以具有詩意的形式反映「完美第三和弦」。

此裝置呼應達文西本人對音樂和弦的著迷,尤其是「完美」音樂比率。 正如 Shawcross,達文西對於具體表達聲音感興趣,這可見於其自家設計的樂器。

Conrad Shawcross 是一名以倫敦為基地的藝術家,探索幾何邊界及哲學、物理學及玄學邊緣的主題。 不同科技及自然力量啟發了他的形式,但其神秘的機器和結構仍然令人難以理解,充滿矛盾與奇妙。 其中一些有荒誕的傷感,其餘則傾向宏偉莊嚴。  他的作品已在國際上一些大型機構展出,包括澳洲塔斯曼尼亞新舊藝術博物館 (MONA)、法國巴黎大皇宮 (Grand Palais) 及東京宮 (Palais de Tokyo),以及英國倫敦的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海沃德美術館 (Hayward Gallery) 及科學博物館 (Science Museum)。

WY-TO《鏡中世界》展廊圖片
Luke Jerram《玻璃微生物學》2014 展廊圖片
王美清《森林的回答 II》,2014 展廊圖片
Semiconductor《捕捉光線》2014 展廊圖片
Conrad Shawcross《完美第三和弦投影》,2011 展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