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展覽館的中央位置展出來自《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的多頁真跡。 《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是世界上最大型的達文西筆記及繪圖的合集,包含數學以至自然科學、建築、科技及音樂等多個主題。 該展覽在東南亞首次呈獻 13 頁達文西《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的真跡。  該 13 頁真跡將於 2015 年 2 月換上《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的另外 13 頁,在整個展期內,為參觀者提供觀賞共 26 頁真跡的機會。
 
多頁真跡不僅是對達文西跨學科創新手法的一項證明,更擁有不凡的歷史價值。 自達文西逝世後,它們不斷被傳閱,由完整的一本變為零散的書頁,並且漂洋過海,經全世界的專家進行研究。 這些傑作經過了時間的考驗,繼續啟發及塑造未來,將不同世紀的人連結起來。
 
在《達文西: 塑造未來》展覽的最後部份,於經特別設計的畫廊展示真跡。
  • 真跡
大西洋手稿 - 大堡壘研究

大堡壘研究

約 1502–03 年 
F.116 右頁
達文西
《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尖筆、鉛筆、墨水筆及墨水、水彩 
439 x 294 毫米
 
這幅水彩畫是一項細緻精密的研究,擬用於向委員會講解。 達文西利用多個透視圖突顯堡壘的細部。堡壘設有兩個同心的屏障,以護城河分隔。 兩個較小的細部描繪一條位於牆基附近的地下通道,以及可以用作保護該建築物的乾草屏障。 達文西在此繪圖中所應用的風格和技巧,同樣使用於其著名的《伊莫拉地圖》(Map of Imola) (1502 年)──該作品現已成為英國皇家珍藏之一。 

點按這裡以了解更多有關達文西建築研究的資訊。 

大西洋手稿 - 製繩裝置

製繩裝置

約 1514–16 年 
F.12 右頁  
達文西
《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使用墨水筆及墨水,加上水彩潤飾,並採用白鉛加以突顯 
169 x 372 毫米  
     
達文西在朱利亞諾‧梅迪奇 (Giuliano de’ Medici) 的資助下,於在梵蒂岡逗留期間完成此繪圖。 此繪圖非常細緻,很可能是為了講解用途而製作。 它描繪一台機器將三股未指定材料的繩子扭成一條粗繩或纜索。 達文西可能是為了位於梵蒂岡城的聖彼得大教堂 (Saint Peter’s Basilica) 建築項目而創作此繪圖。 有些學者認為此製繩裝置可能擬用於該項目的彭甸沼地 (Pontine Marshes) 排水工程。 達文西受僱於梅迪奇家族,積極參與該項目,並且設計了一套治理洪水的系統。 

點按這裡以了解更多有關達文西技術研究的資訊。 

大西洋手稿 - 巨弩

巨弩

約 1485–92 年 
F.149 右頁 
達文西
《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
鋼製尖筆切痕、黑色粉筆痕跡、墨水筆及水墨
413 x 277 毫米   
     
達文西將巨弩設計成為一種巨大而可怕的武器。 此頁所示的技術及描繪細節令它成為《大西洋手稿》最引人注目及著名的內容之一。 達文西精密量度每一個機器部件,機器頂部更有一個數字,以指示大小比例。 如要運作機器,士兵會轉動曲柄,向後拉弓,並裝入大砲,然後使用大頭錘,解除緊固銷,發射武器。 達文西巨弩頁所呈現的大量細節,就是他如何運用其美術技巧描繪複雜技術問題的例子。 

點按這裡以了解更多有關達文西技術研究的資訊。